你的位置:主页 > AG娱乐官网 > ag亚游集团:太虚大师评议印度之佛教

ag亚游集团:太虚大师评议印度之佛教

admin 发布于 2017-01-02 09:45
一场延续了60年的争论:太虚大师评议《印度之佛教》一场延续了60年的争论:太虚大师评议《印度之佛教》

太虚大师

印顺法师

核心提示:印顺法师的著作和太虚大师的评论问世已60年了,今天印顺法师版的“人间佛教”作为太虚大师“人生佛教”的正宗嫡传已风行海峡两岸,ag88.cn,已取得了佛教界意识形态层面的话语权威,而太虚大师所担心的“佛法被弃于人间”也正有成为现实的可能。此时重温尘封已久的关于《印度之佛教》的争论,令人感慨万千!

一、缘起

印顺法师所提倡的“人间佛教”在当今两岸佛教界影响极大,并且以其与太虚大师的密切关系,和作为《太虚大师全书》和《太虚大师年谱》编纂者的地位,几乎被公认为是太虚大师所提倡的“人生佛教”的直接继承和发展,殊不知两者之间是有着很大差别的。

1942年,印顺法师将其成名作《印度之佛教》第一章寄给太虚大师,请太虚大师写序,太虚大师当即撰写“议印度之佛教”予以评论。在这篇不足1000字的评论文章中,太虚大师首先赞扬了印顺法师“读书好为精渺深彻之思,ag88.cn,故其著作往往能钩玄揭要,自成统贯”,所以预言他“以从事沉稳之印佛史,必有胜绩。”

然后对于印顺法师的“佛教,乃内本释尊之特见,外冶印度文明而创立”的观点予以肯定,虽然也提出了自己对这句话的不同解释,但还是承认“虽说明不同,而大致可认为相差不远。”

后来印顺法师在印出全书时附上了“敬答议印度之佛教”以回应批评。在这篇文章中,印顺法师从三个方面对于太虚大师的“议印度之佛教”及来信作了答辩。内容主要包括三点:1,论事推理之辨,主张3期划分的合理性。2,先空后常之辨,主张真常唯心论系佛法出于性空唯名论之后。3,空常取舍之辨,主张龙树空宗才是菩萨精神的完美体现。

这场争论形式上以印顺法师的沉默而结束,ag88.cn,实际上印顺法师在太虚大师去世之后的著作中,仍然坚持并进一步发展了自己的立场,其所提倡的“人间佛教”的路线实际上已经取代了太虚大师“人生佛教”的路线,成为当代中国两岸佛教的主流思想。因此太虚大师和印顺法师在40年代的争论,实际上是“人生佛教”与“人间佛教”两条路线斗争的前哨战,值得我们关注。

也许需要指出的是,我们叙述太虚大师和印顺法师之间的“路线斗争”,并不意味着太虚大师和印顺法师师徒之间存在着严重的个人冲突,也不否认二者之间存在非常紧密的联系和相当大的一致性,只是论者大多强调二者的一致性而少谈差异性,故强调二者之间存在着对于佛法的不同理解而已。

二、历史考证与佛学研究

这里,太虚大师一方面肯定了印顺法师从小乘经典中发挥大乘思想的做法,但是也明确地反对依据世俗考据学认为大乘思想是后世佛教徒从小乘经典“发展”和“创造”的观点。

从目前的状况看,太虚大师的批评是很有远见的,联想到在将印顺法师尊为导师的台湾有那么多佛教徒攻击龙树菩萨、攻击大乘佛法,就知道用学术进化的观点来研究佛法的危险了!

本来太虚大师在尚未阅读印顺法师全书时所作的“议印度之佛教”一文中曾称许印顺法师提出“佛教乃本释尊之特见,外冶印度文明而创立”的观点,但在阅读了全书后发现他与印顺法师的观点其实相差很大,“原议佛陀为本而原著则声闻为本,以致从此而其下重重演变均不能相符合矣。……大乘经源出佛说,非非佛说,亦非小乘经论?释而出。”

这里关键在于,是将佛法当作佛陀超越意识所证的诸法实相来看,还是将佛法当作世间以意识心悬想计度的学说看;前者看到的佛教史是一味的佛法对于不同根基的众生在不同因缘下的展现,而后者看到的则是所谓“原始佛法”被后世佛教徒打着佛陀旗号改编、创造的过程。这里可以看出太虚大师与印顺法师的根本区别。

印顺法师只谈佛陀在人间的言教,认为佛经所称的佛陀对天、龙以及非人等说法,都是后世佛子们神化佛陀的结果,由此可见印顺法师其实也并非是完全遵从阿含,而是用“科学化”、“理性化”后的阿含来理解佛法的。

因偏爱中观遂至扭曲历史真相一致于斯,令人惊叹!印顺法师时常批评坚持古代的祖师大德们陷入宗派偏见,标榜自己坚持理性的立场,但是我们看到的却是殉一己之观点而不惜歪曲佛教历史的所谓“研究”,看到的却是既无佛教传承、又不符合学术规范的强烈执着。

三、“人间佛教”的偏狭

太虚大师的批评确实抓住了印顺法师思想最为严重的缺陷。佛法是全法界的,而不仅仅是人本的,在这个问题上的疑惑实际上就是在具体问题上否定、或怀疑六道的存在。

而且,太虚大师在此提出了佛学研究的学风问题,即对于佛陀的言教应该虚心体察,应该全面、准确地把握佛陀言教的精神实质,决不可断章取义,歪曲佛意。古德有云:“依文解意,三世佛冤;离经一字,即为魔说”,诚哉斯言。

正因为印顺法师将佛法理解为狭隘的人本思想,所以竟将佛陀矮化为黄色人种的圣人。“又若撷取二三义证不坚之语句,于人种推论释迦佛出于黄种人,可为黄色种族人共奉之圣者。

此处印顺法师竟将提倡众生平等的佛法与种族之见混为一谈,足见印顺法师的“人间佛教”有将世间与出世间相混的倾向,则目前“人间佛教”流行中的世俗化现象并非是偶然的,而是有根源的。

而太虚大师所主张的“人生佛教”,虽重视现实人生的改善,但强调的是人乘为菩萨乘的基础和准备,决非仅仅局限于人本而已,所以除对密宗有偏见外,对大乘各宗皆平等相待。

四、大乘佛法的不共之处

印顺法师虽以提倡大乘佛教自诩,但认为阿含是佛陀的本教,所有的佛教经论必须要到阿含中找到一点暗示才首肯,实则是矮化、浅化和曲解大乘佛教,这是非常错误的做法!

太虚大师明确地指出印顺法师的立场不是大乘佛菩萨的立场,而是温和版的大乘非佛说。

印顺法师认为菩萨精神,包括“忘己为人”、“任重致远”和“尽其在我”等内容。

原来大乘精神的完美代表只存在于小乘的本生谈,而大乘禅、净、密各宗甚至连无著这样的大菩萨也不入其“法眼”,即使连他最为钦佩的龙树所大力弘扬的密宗在他的笔下也仅是“权摄愚下而已”,则印顺法师的标准实在是高不可攀!

虽然太虚大师对于净、密二宗的理解有可议之处,但是出发点似乎仍然是想要融会各宗、继承中国佛教传统的,与印顺法师偏扬空宗贬斥他宗、全面否定中国佛教传统的做法迥异。

太虚大师用护法菩萨将《三十论释》隐而不传流待玄奘的史实,来佐证马鸣菩萨仅为少数有缘者传授《宗地论》和《大乘起信论》,直到传承数代之后才开始大规模传播的可能性,从而反对以当时不见流行来否定《大乘起信论》为马鸣所作的论证。这种观点不仅符合中国佛教传统,而且也是符合学术研究惯例的,——即对于长期流传的观点,如无充足理由,即使有许多可疑之处,也只能存疑而已,不可断然否定。

近代所谓强调学术标准研究佛学的学者们,不顾中国佛教历史上祖师的传承和修行体验的印证,仅以根据不足之“考据”和依文解义之研究妄诋《起信论》为伪论。这不仅误解了佛法的本质,将佛法当作世俗学问来研究;而且仅从世俗学术研究规则上看也是很草率、很不严谨的。

这种观点,今天即使在世俗学界中也受到怀疑,却在教内已经产生了很大影响,动摇了不少佛子的信心,是很值得我们反思的。

太虚大师这段开示极其重要!汉地佛教的发展固然如印顺法师所指出者的那样有许多缺点,但并非印度一切都比汉地强,相反总体上说,印度可能比汉地要差。因为汉地毕竟保存了佛教,并传播至东亚,而佛教在印度本土却最终被灭。其中原因固然很多,但印度佛教的各宗派不善融通、综合,以致互相攻击是一个重要原因。

太虚大师虽然和印顺法师一样对密教有较为强烈的偏见,认为密宗应当为印度佛教的衰落负责,但他又认为密宗之兴起源于中观末流之破坏,所以佛教之衰落未必象印顺法师所认为的那样都是如来藏一系惹的祸!

印顺法师认为佛教在印度之灭亡、在中国之衰落,都是由于如来藏一系搀杂了太多的外道思想所致。如来藏末流固然可能有此弊病,但印顺法师高度推崇的空宗一系的末流同样也有毛病,如果说当时的密宗末流有问题的话,那显宗末流又怎能不负责任?

无论表现为什么样具体的形式,佛教衰落的根本原因都是偏离了佛法的本质,流于形式,缺乏真修实证,而不应该归罪于某一宗派。

时至今日,深受印顺法师等学者影响的佛子们仍然对如来藏一系的经论和教法有偏见,应该回过头重新阅读佛教的真实历史,充分认识如来藏系佛法对于中国佛教发展乃至延续至今的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重新评价如来藏系统!

如来藏系佛法更加擅长综合,虽末流有颟顸笼统之弊,但其维系佛法的整体性避免各宗互相攻击的贡献也不可抹杀。要想避免印度佛教衰落灭亡的悲剧,倒是应当注意避免执着某宗为究竟以排斥他宗的现象。

太虚大师大师此言表面上虽有民族主义之嫌,但其?卫综合、融贯佛法之立场是非常正确的,是符合佛陀本怀的;相比之下,印顺法师一味偏赞空宗,贬斥他宗,倒是有沉溺于宗派偏见之嫌了。

五、余论

在对印顺法师《印度之佛教》的诸多问题进行评论之前,太虚大师是这样开始的:“然此种种有待于辨析之义,牵一发而动全身,千端万绪,殆非另一编印度佛教史不足以详达之。以余衰朽之色身,复何暇再从事于此,故一切舍置;但从前议所及者再申论之。”

很显然,太虚大师的意思是说,该书问题很多,除了他所提及的之外还有许多,要符合他的基本思想必须推倒重来!而“再议印度之佛教”仅仅是就印顺法师回应的再回应而已。

考虑到在发表了两篇评论文章的4年以后,太虚大师就舍报圆寂;因此这些评论可以看作是太虚大师晚年定论,更加值得我们重视。

印顺法师的著作和太虚大师的评论问世已近60年了,今天印顺法师版的“人间佛教”作为太虚法师“人生佛教”的正宗嫡传已风行海峡两岸,已取得了佛教界意识形态的“话语霸权”,而太虚大师所担心的“佛法被弃于人间”也正有成为现实的可能性。此时重温尘封已久的关于《印度之佛教》的争论,令人感慨万千!

太虚大师当时因色身衰朽未能详细讨论的问题,在佛教面临种种危机的今天,也许是应当认真反思的时候了?本文的讨论限于个人能力、资料及篇幅,只涉及了非常粗浅和表面的层次,对于相关问题的理解容有可商和错误之处,深入的探讨尚有待于海内外专家大德的共同努力。

2,此文发表后,有人赞叹有人批评,这当然都是正常的。我也希望能收到一些击中要害的批评,以便改进提高。可惜有一些批评,其实是基于误解,我想在这里澄清一下,希望能让相关学理探讨在一个比较高的层次上进行,不至于仅仅停留在低级误解的水平上,这样白白浪费大家宝贵的精力。

D,不必因为观点不同就怀疑他人的信仰,如果想要指责他人是文革作风,可以先自省一下自己的文风。在佛门中,大家知见不同,对于某一位高僧的认识不同,这是很正常的事。为了佛法的健康发展,如法辩论是必要的,不能随便指责他人是吹毛求疵,是钻牛角尖。有不同意见可以据理讨论,实在无法达成一致,只能随缘,不必依人不依法,不必搞个人崇拜,不必感情用事。

E,为了圣教的法理争论,应该对事不对人,一码是一码,在A议题上的争论,应该不妨碍在B议题上的合作联手,至少可以保持礼貌上的尊重,这才是佛子该有的争论风度。